平度新闻 首页> 科技> 正文

蓝翔技校遇冷没人去 网友:校长哭晕在挖掘机旁

2019/11/4 6:41:33
  

  蓝翔遇冷人没招齐,昔日香饽饽生源堪忧。14日,济南市中招办公布2015年济南市职业学校招生第一次志愿填报各校录取名单及剩余计划。从公布的内容看,济南二职专等4所院校剩余计划数为0,其余职业学校出现招不够人的现象。蓝翔也名列其中。

  

  提到蓝翔,大家都会对其广告语非常熟悉“挖掘机哪家强?中国山东找蓝翔”。这句广告语气势雄浑,语调铿锵,最重要的是简单粗暴。在其广告的狂轰乱炸之下,很多人如今再听到这话时,总会自然而然地脑补起唐国强竖大拇指的场景。

  可以说,蓝翔曾经有一段时间很火。有媒体曾经专门研究过蓝翔为什么会这么火,原因主要如下:1、简单粗暴的广告语。2、“彪悍实力”,关键是会吹。3、中国社会正处专业技术人才畸缺时期。4、纽约时报的免费广告。2009年,Google等美国公司被曝遭遇黑客攻击。彼时《纽约时报》撰文指出,黑客攻击与中国山东济南的蓝翔技校有关。文中还刻意强调了其“军方”背景,称其是由军方支持建立等等。5、社会化网络传播的助推。蓝翔天然具备的气质,很契合网民恶搞与解构的需要,最典型的流行语——“问挖掘机技术哪家强”。6、跟清华北大蹭关系。2014年8月,网上还盛传蓝翔校长荣兰祥在2014年毕业典礼上讲的一句话“咱们蓝翔如果不踏踏实实学本事,那跟清华北大还有什么区别呢?”

  不过,去年蓝翔极其校长荣兰祥本人被爆出许多负面新闻,比如学生组团跨省打人、家庭暴力、学生不学挖掘机去放羊等,让曾经香饽饽的蓝翔瞬间无人问津。蓝翔究竟怎么了?生源不够,蓝翔还会主动去抢人吗?且看荣兰祥是怎么说的。

  对话荣兰祥:

  “蓝翔不抢生源,我们就在学校等,来就来,不来拉倒”

  澎湃新闻:北大清华这两天抢生源抢得热火朝天,而职业教育却只能吃学历教育的“剩饭”,你有什么看法?

  荣兰祥:国家几千年的历史,都是考试升官发财。很难把老百姓的思想观念转变过来,他们认为学历教育就是干部,技工教育就是工人。国家在教育体制改革过程中,要面对人事制度的改革问题,还要面对非理性的老百姓,比如现在地级市、县级市的专科生都往公务员这条路奔。

  澎湃新闻:据说包括蓝翔在内的民办职业学校会派学生去各地火车站抢生源,群体打架的事情也时有发生。

  荣兰祥:咱们不去。第一我们不在任何一个地方抢生源,学生也好,老师也好,招生也不给钱。他们有些搞学历教育的,下去几千个学生去招生,我们没有。我们就在学校等,来就来,不来拉倒。

  澎湃新闻:去年蓝翔生源降低90%,半年损失1.8个亿。现在的情况有否好转?

  荣兰祥: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了。当时媒体歪曲报道说我们学生就不了业。但无论说我们好或不好,我们都不能争论和辩论。

  “学费有猫腻的话,学生早退学了”

  澎湃新闻:蓝翔培养一个学生一年需要多少钱?

  荣兰祥:真正要培养一个学生,一年12000~15000元是不够的,学生一年要消耗6000~8000元实习材料费用。学生学高级技工,国家补贴3600~4800元,学生需要自费承担另一半,公办不允许再收其他费用了,民办的还能再收实习费。此外,国家还给学生1500元的生活费。

  澎湃新闻:媒体报道说蓝翔内部把学生转班当成生意来做,每转一次班就加收费用,有时候老师还会让学生强制转班,转班费是怎么回事呢?

  荣兰祥:比如我学汽车维修的,又想学汽车装具(汽车美容和汽车装潢),这不属于同一个专业,如果单学汽车装具学费是6000元,转班的话就是3000元。收取的其实是实习费,或者说实习材料费。

  澎湃新闻:有人质疑蓝翔的高就业率是有水分的,而学校在企业和学生身上两头通吃,所以学校无论怎样都是赚的?

  荣兰祥:学生交的是学费,企业交的是人才预定费。比如学费一万,如果你要学校推荐就业学费就8000元,另外2000元是企业给的。如果蓝翔有这种猫腻的话,学生早退学啦。

  澎湃新闻:但你们规定退学也不退学费啊,他们为什么要退学,起码要拿完文凭吧?

  荣兰祥:不是这样的。我们会让学生免费试学一个月,其中20%的学生我们不要,10%的学生因为种种原因不愿入学,剩下70%的同学一次性缴费,这些人退学不退费。一旦交了钱,学生就不能三心二意。老师也有责任,中途一旦有学生退学了还是退费的,老师需要买单。

  

0

  留住师资:目标是每个老师分一套房

  澎湃新闻:此次检查报告中特别提到职业教育的师资建设问题,考虑增加公办职业院校教职工编制,这对民办的蓝翔会不会是一种冲击?

  荣兰祥:我们老师也有流失的现象,不过一般从教三年之后,老师就不太会走。实际上我们老师的待遇比公办的高一倍,另外我们给每人分一套房子,这从2011年起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一大部分分房,约七八百套住房。根据老师的工作年限及学校的发展状况,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每人分一套房。

  许多人觉得公办学校的老师是公务员,有保障。而民办学校万一哪天不行了,就没了保障。

  澎湃新闻:此前有人质疑蓝翔的教育师资,比如一个留校教厨艺理论的老师却不会做菜。那蓝翔如何管控教学质量?

  荣兰翔:教学质量来自对过程的监督。有再好的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,但你在教学过程中不去讲解实际操作的模式,很可能到最后说得很好,做的很少。

  我们能监控到什么程度?比如老师在教室上课,系主任、家长即使在外地或者国外,只要有移动网络,都能用智能手机监督教室的上课情况,我们差不多六七年前就有这套系统,但那时手机网速不够。

  澎湃新闻:准军事化管理,一周六天不准出校门,不准谈恋爱,哪儿都有监控,不让他们出去,是不是把孩子们管太死了?

  荣兰祥:我们是有星期天的。我们从办学之初就是这样规定的,许多家长也是冲着我们这种准军事化管理送孩子来的。

  辞去人大代表一职:别给全国人大,省人大添麻烦了

  澎湃新闻:你一直是蓝翔的绝对权威,你怎么看待校长的角色?

  荣兰祥:一把手很关键。比如海尔是个小国有企业,张瑞敏做了一把手之后,把生产不合格的冰箱当着员工的面就砸了。

  澎湃新闻:你去年主动辞去了人大代表职务,对你或蓝翔会有什么影响?

  荣兰祥:多少有些影响。咱一看媒体炒作,心想就别给全国人大,省人大添麻烦了。

  但这对学校来说是一件好事,因为我如果要做人大代表,就要拿出六七成的时间研究提出的建议。不能光放炮,不能只说这不行那不行,你得拿出个行的。

  有好多代表干了好几届,都只是举举手,拍拍手的,这没用。咱不懂的咱不提,有些建议能够公开,比如建议免征职业技校的营业税已经实施,有些触及到一些利益方,还不能公开。我们提的建议差不多40%~50%能被采纳,部委对真有详实研究的议案非常重视。

  目前,我们国家教育体制问题还没解决,一定把教育走向市场化,放开,现在教育还是跟政治、政府官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  澎湃新闻:那你说让教育走向市场,但教育本身是一项公益事业,这是否自相矛盾?

  荣兰祥:每一所学校的权力是有限的,比如财政拨款不是按时拨付的,举例来说,拨给学校500万的绿化经费,但可能到了六七月份经费才到位,那你什么时候能把树木栽活了?有时候接近年底拨给你,却告诉你今年拨的钱必须年底之前全花完,不花完要退回去。这里头有很多憋屈的事儿,有的敢说,有的不敢说,还有的说了也不管用。

  澎湃新闻:有报道称,你们涉足金融、地产等,比如蓝翔参股济宁银行,成立学校三产,而你却坚持称自己是搞教育的,你觉得自己与商人有什么区别?

  荣兰祥:商人是利益最大化,我们做职业教育就是(学生)培养成功最大化。蓝翔成功与否不是学校赚了多少钱,而是培养了多少在社会上能成功创业的学生。

  民办教育促进法准许学校建工厂办三产的,这些盈利用于学校再发展。学校总是有高峰和低谷期,高峰期我们有富余资金可以投资些别的事,等到低谷期就可以把盈余用来维持运转。如果我们没有积累的话,就度不过去年和今年的难关。

  谈创业与广告:不鼓励毕业就创业,不需要代言人

  澎湃新闻:你之前说过,鼓励学生创业,不鼓励学生一毕业就创业。为什么?

  荣兰祥:对,我们不鼓励学生一毕业就创业。这都是糊弄人的,不负责任。最后很多学生都创得一头血。比如一个北大清华毕业的学生,去创办职业教育学校,如果跟我竞争,你都不了解市场,怎么能比得过我?如果他跟着我干了三五年,知道哪些事情怎么做,包括技术、人才、成本核算,处理社会复杂矛盾,这样有经验了才能创业。

  澎湃新闻:那你刚刚做职业教育的时候也没有经验,不也做起来了吗?

  荣兰祥:我那时也在学校参与短期油漆工培训,然后给学校干了一段时间。现在和80年代到处是商机的局面不一样了。那时大家都是一摸黑,都是摸着石头过河,现在水深了,你摸不到石头了。

  澎湃新闻:蓝翔草创时的代言人是唐国强,之后考虑更换吗?找代言人会有哪些考量?

  荣兰祥:唐国强不好过,被不孕不育的医院坑了,但我们觉得他演过毛泽东、诸葛亮,都是正面人物,没有硬伤。

  学校找代言人不能找那些讲相声说笑的,比如赵本山这样的,他也跟我们联系过。人家需要你这座桥,才往你桥上过,不需要这座桥的话,你拉人家,人家也不过。

  找代言人是有风险的,咱学校现在来说,不需要代言人,代言人和我们的知名度是有差距的。你看《煎饼侠》、《屌丝男士》主演大鹏为什么跑到我们学校来?中国合伙人的预告片为什么复制我们的广告片?

  用我们学校的名字,只要不用负面,对社会是一个好事。有人给我们出主意,说打官司让他们赔钱,互相炒作,我们不干那些事,不厚道。

  

0
(股城网)


更多精彩:
炒股配资 http://www.hsgp888.com/

平度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5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平度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